List of the Names of Forty nine People Wounded and Disabled in the Tiananmen Massacre

  • 15 mins reading
  • Jun 04, 2020
post-thumb

1989年6月4日凌晨6点左右,他跟随学生示威者从天安门广场撤退。当他们经过六步口十字路口时,一个戒严部队的坦克突然从街道上改变了方向,直奔人行道翻过学生线。受惊的学生立即分散开来,但坦克不断追赶他们,并发射了一系列毒气炸弹。一位来自他旁边学校的女学生晕倒了,他发现她正要被向他们冲来的坦克压扁,所以他将她抱在怀里,迅速躲到一边。她被救了,但他被困在坦克的脚下,被拖了相当长的距离。他痛苦地尖叫,由于本能以某种方式设法挣脱了身体的上半部分,但他的两条腿被坦克的脚踩扯断并被抬走。

1989年6月4日凌晨6点左右,他跟随学生示威者从天安门广场撤退。当他们经过六步口十字路口时,他也因倾泻毒气炸弹的烟雾而晕倒,并因将方正的双腿抬起并开枪的同一辆坦克而严重受伤。医院的紧急治疗使他得以康复,但他终生受伤。

1989年6月3日晚上,一颗子弹击中了他前胸上方的脊椎,使他身高截瘫。许多年过去了,他的头脑仍然清晰,但是他已经失去了四肢的所有功能,使他处于生活似乎比死亡更糟的境地。他的工作单位支付其持续的医疗维护费用。

1989年6月7日,他在北京火车站附近骑自行车上学时遇到了一个戒严坦克。士兵们炫耀自己的力量,下令“所有人躺下”,然后用枪声袭击街道两边。在飞扬的泥土和沙子中,无辜的人被枪击中并在地上流血。当坦克轰鸣时,人们终于敢起来,帮助了五名受伤的人。他们将它们放在三轮手推车中,然后送到医院进行急救。宋就是其中之一。他被集束炸弹击中,这是国际条约禁止的子弹!当子弹击中他的皮肤时,子弹破裂,子弹的主要部分继续钻入他的肝脏并挫伤他的脊椎。在北京协和医院接受急诊治疗后,他被遗留下永久性残疾。今天,他仍然a行。

在1989年6月4日的白天,田野和他的同学们骑着自行车穿过王府井南池子地区,当时他们遭到了不受纪律的士兵的野蛮射击。一颗子弹飞过,他本能地将头转向侧面。他的生命得以幸免,但子弹在额头上开了一条沟。他被送往北京协和医院治疗。田因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而患上了精神疾病。他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住院,接受了非常昂贵的治疗。此后他无法返回学校,现在只能做简单的工作。

1989年6月3日晚上,她参加了医疗队。当她在天安门附近帮助一名因枪击受伤的人时,一辆戒严部队的装甲车撞向她并压碎了她的腿骨。经过全天候的医院治疗后,使用不锈钢棒稳定了她的腿。经过长时间的痛苦折磨,她的身心逐渐康复。毕业后,她出国深造。

1989年6月4日凌晨,在至今仍不为人所知的位置,一颗子弹使他瘫痪。 1993年,由于他再也无法忍受身体的折磨,他吞下了70多个安眠药试图自杀。幸运的是,他立即被家人发现并被救出。离开医院多年后,他不得不一直在年迈的父母的照顾下。

1989年6月3日夜间,在29号Muxidi住宅楼花坛后面,他的两个膝盖都被流弹打碎了。在北京积水潭医院接受急诊治疗期间,他进行了两次手术。两年后,他终于能够走一点。出乎意料的是,他被推迟了一笔账。陈某被其单位调查,被停职和上课,并受到共产党纪律处分。

1989年6月3日夜,她在同一地点和同一时间遭受了与陈宁同样的悲惨命运。她的双腿都被枪杀,但是她的骨骼和肌肉没有受伤。但是,她需要在大腿上植皮。

在1989年6月4日的白天,王在王府井附近的左臂被枪杀,切断了他的运动神经。在北京协和医院急诊后,他被转移到北京积水潭医院,左臂被截肢。

1989年6月3日晚上,于在木西地的时候,他被子弹击中,致使他的j骨受伤,me脚。由于无法忍受对其工作单位的调查和骚扰,于先生很快辞职,前往深圳经济特区工作。

1989年6月3日夜,许被子弹击中腿部。伤口导致脊髓灰质炎,每天需要在药罐中洗澡几个小时。多年来,他无法摆脱痛苦和贫穷。他靠自己的母亲和妻子微薄的收入勉强维生。

1989年6月3日晚上,他在不明位置被两发子弹击中。他遭受了这些伤口多年的痛苦,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全康复了。

During the night of June 3, 1989, Kong was shot in the calf in Muxidi. After treatment, he was left with a frightening half foot-long scar.

1989年6月4日凌晨,他在国务院国家经济委员会附近,左腿被枪杀。经过紧急治疗,他完全康复了。

1989年6月4日上午6时许,王与学生示威者从天安门撤退。当他们经过六步口时,他遇到了另一位也在推自行车的博士生。正当他们走路说话时,一辆坦克突然转向并冲向他们。两人无法躲开,被打倒。经过艰苦的拼搏,王的骨盆被压碎,肉和血变成了稠密的泥土,但他得以幸存。然而,他的同伴当场被杀。

1989年6月3日晚,陈某在西单时被击中大腿,被送往北京积水潭医院急救。他的学校拒绝支付他的医疗费,所以他被困在医院十一个月。此后不久,他的学校开除了他。

1989年6月3日晚上,在南池子地区,他向大腿底部开枪,遭到戒严部队的开枪打伤。刘被送往北京积水潭医院。医护人员非常困难地能够挽救他的腿。他的学校拒绝支付他的医疗费,所以他被困在医院十个月。此后不久,他的学校开除了他。

1989年6月4日上午,凌晨1点20分,他在西单区西荣县胡同区时,遭到戒严部队的屠杀。姬双腿被枪杀。在北京宣武医院接受治疗后,他的左腿被截肢,成为只能on着拐杖活动的残疾人。既然季志强愿意站起来接受西方记者的采访,并指控共产党谋杀,所以警方一再将其拘留,并将其软禁。

大约下午3点1989年6月6日下午,放学后,在经过Muxidi地铁站入口时,他遭到戒严部队的猛烈射击。他被枪声打倒在地。他被击中小腹和左臂。纪律不明的士兵大喊大叫,命令人群不要靠近他。他躺在那里半个小时,流血不止。坦克离开后,人们将他送往复兴医院抢救,挽救了他的生命。他的脾脏和肾脏被切除,肋骨受损。从那时起,他就残障了。

1989年6月4日之前,他到北京妇产科医院实习。因为他参加了爱国街头游行,所以从1989年6月4日起,他被限制在中山公园呆了二十多天。他被殴打了几次,使他的右臂残疾,无法再当医生。后来他回到了家乡。他目前的情况尚不清楚。

1989年6月4日之后,他在北京的秦城监狱被捕并被关了几个月。在绝望中,他患了精神病。

1989年6月6日夜间,他突然与戒严部队相撞,与王正生,安吉等几人外出。他被枪杀了,但勉强得以生存。在六个月的住院期间,他进行了两次手术。从那天起,他仍然有挥之不去的恐惧。

1989年6月6日夜间,他突然与戒严部队相撞,与王正生,安吉等几人外出。尽管腹部被枪击,他还是像前一个人一样得以幸存。他在医院呆了一个月,没有后遗症。

6月3日晚上,在北京五棵松区,她遭到戒严部队的猛烈射击。她被国际条约禁止的硬质子弹击中右臂。血肉飞到各处。她在304军事医院接受了紧急治疗。她的残障使她无法在毕业后被分配工作。

1989年6月4日凌晨,他在大腿上被随机子弹击中,地点不明。手术后,他基本康复了。迟了五年,旧伤口再次爆发。他负担不起医疗费用,所以他一次只糊涂了一天。

1989年6月4日凌晨,他在小牛的一个未知地点被枪杀。他进行过两次手术,但仍未恢复正常。在1993年底,他仍然进行了另一项重大手术,但仍然无法完成繁重的工作。

1989年6月4日凌晨,在西单区附近,他被国际条约禁止的硬弹射击。他的右腿断了,坐骨神经被炸开了。紧急治疗挽救了他的生命,但他患上了骨髓炎。他曾在许多医院接受过几年治疗,但从未治愈。经过六次手术,钢筋加固支架就位了,但行走仍然很困难。

在1989年6月5日的白天,他在北京广播学校正门附近漫步,一名戒严坦克大队的歇斯底里的烈火击中了他的臀部。他恢复了健康,但变得la腿。

在1989年6月4日凌晨,Muxidi桥以北约500米处,他的右脚踝被枪杀。治疗后,他已完全治愈。

1989年6月4日凌晨,在六步口十字路口附近,他遇到了戒严部队的屠杀。许多人被枪杀致死。当他帮助一个受伤的人时,他在大腿中被枪杀,导致了粉碎性骨折。紧急治疗后,发生了骨髓炎。他咨询了许多医生,并在医院呆了两年。现在他的腿上戴着钢制支撑。移动需要艰苦的努力。

1989年6月4日凌晨2点,在西单附近,一颗子弹从背部靠近椎骨的地方穿过他,伤害了他的肝脏和肺部。他在北京宣武医院接受了两个星期的治疗。出院后,他患上了继发性感染,必须重新入院。他的工作单位拒绝支付他的医疗费用,因此巨额的医疗费用几乎使他的家庭破产。

1989年6月4日凌晨,他在抚城门遭到戒严部队的屠杀。两发子弹击中了他,每条腿中有一颗。一枚子弹打碎了他右腿的膝盖上的膝盖,使他终生残疾。当他被送往北京宣武医院时,他在救护车中死于身旁,是一名二十岁的年轻人被子弹击中左胸。

1989年6月4日凌晨,烟雾弹的爆炸伤害了她的右腿。她被送往北京宣武医院。她接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治疗,但是她的腿没有愈合。

1989年6月3日夜间,他在六埠口附近遭到戒严部队的袭击。在一波又一波的枪声中,不幸的是,他被示威者撤退到一个小巷子里,不幸的是,他被头部右上角的一颗子弹击中,使头骨立即骨折。他立即被送往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接受治疗,并在那里呆了半年多。他经历了许多重大手术。出乎意料的是,他最终幸存下来,而且他的思想是正常的。但是他全身瘫痪了。他不能抬起左臂,只能非常困难地移动左腿。

1989年6月3日晚上,晚上11点左右,在军事博物馆附近,他遭到了屠杀。他在小腹中被国际禁止的硬质子弹击中,割伤了肠道并损害了肝脏。有人将他送往复兴医院抢救。医院里混乱不堪,医务人员见他一团乱麻的鲜血和残破的肉,以为他已经死了,所以直接把他扔进了那堆尸体中。后来,有人走过时听到他的mo吟声,于是他被挖了出来,从死者的尸体中拉出来,送到海淀医院急救。经过三项重大手术,他得以在1990年底完全治愈伤口,离开医院。但是,在他获释后,他一直是警方反复审问和调查的对象。

1989年6月4日凌晨,他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被击中骨盆。宣武医院的急诊治疗挽救了他的生命。子弹从未从他的身上移走。

On June 4, 1989, he was shot at an unknown location. The details are not known.

1989年6月4日凌晨,他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被枪杀。他接受了很长时间的治疗,但伤口没有治愈。他的工作单位对他进行了调查。尽管他没有被解雇,但他从未被赋予任何责任。

1989年6月4日凌晨,他在一个未知地点受伤。他的右臂被截肢,因此他终生残疾。

1989年6月4日凌晨,他与学生示威者一起从天安门撤退。当他经过六步口时,被一辆狂暴的坦克撞倒。他的胸部骨折,但在接受紧急治疗后得以幸存。

1989年6月4日凌晨,他与学生示威者一起从天安门撤退。当他经过六步口时,被一辆狂暴的坦克撞倒,身受重伤。他在接受紧急治疗后得以幸存。

1989年6月4日凌晨,他在天安门附近发生了一起大屠杀。他在腹部被枪杀,但在接受紧急治疗后得以幸存。

1989年6月4日凌晨,他与学生示威者一起从天安门撤退。当他经过六步口时,被一辆狂暴的坦克撞倒,但在接受紧急治疗后得以幸存。

1989年6月4日凌晨,他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被枪杀。尽管经过长时间的治疗,他的伤口仍无法治愈。详细信息不可用。

During the early morning of June 4, 1989, at an unknown location, he was beaten and one of his legs was broken. Details not available.

1989年6月4日凌晨,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他的腿被枪杀。尽管治疗不严,他的伤口仍无法治愈。详细信息不可用。

1989年6月4日凌晨,他在天安门西侧检阅台以南的道路上遭到屠杀。当他跟随逃离的人群时,他被子弹击中,子弹从右肩blade骨前部进入他,并通过右上臂退出,导致粉碎和开放性骨折。后来,他被送往广场中央的一辆大货车进行紧急治疗。当他到达时,里面已经有大约40多名受伤人员。有些人已经死了,而另一些人几乎没有呼吸。他们全都在天安门广场附近被枪杀。

1989年6月4日凌晨,他在前门的肯德基饭店附近发生屠杀。不幸的是,他被枪杀了,左腿留下了几个弹孔。

1989年6月4号清晨约6点,他随示威学生长队,从天安门广场撤离,途经六部口时,戒严部队坦克,1,方政,男,22岁受伤,北京体育学院生物力学系学生。大伙儿惊散,坦克却穷追不舍,还接二连三发射毒气弹。他身边一起同学女生中毒昏倒,眼看要被冲过来的女生得救了,他却被绞入履带,被拖出好长一段路。他惨嚎着,善待生本能挣扎着,上半身终于露出了,可经医院抢救,他终于苏醒。他顽强地生存下来,经“人道中国”援助,目前居住在美国旧金山。

2,苏文魁,男,22岁受伤,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学生。 1989年6月4日清晨约6点,随示威学生长队从天安门广场撤出,途径六部口,他也被毒气弹熏昏,也被带走方政双腿的那辆坦克轧成重伤,并中枪。经抢救死而复生,却终身瘸腿。

3,刘刚,男,36岁受伤,北京市机械进出口公司业务经理。 1989年6月3号夜间,在木樨地他,被枪弹击中前胸以上脊椎,造成高位截瘫。多年过去了,他的神志尚清醒,四肢功能却全部丧失,处于生不如死的状态。他的医疗维持费用由单位负担着。

4,宋秋剑,男,17岁受伤,某中专学生。

5,田某,男,16岁受伤,中国人民大学附中初三学生。1989年6月4号白天,他与同学骑车出行,途王府井南池子一带,遭受约束的乱兵扫射。一颗子弹飞来,他本能地偏一下头,捡了一命,额际却留下一条槽。经协和医院救治,因惊吓过度,导致精神失常,住院北医三院神经科治疗,花掉巨额医疗费。终于失学在家,现在只能做些简单的工作。

7,王岩,男,20多岁受伤,航天部五零二所职工。 1989年6月4号凌晨,他在至今不详的地点,中弹致残。 1993年,因不堪肉体折磨,曾一次性吞服70多片安眠药自杀,幸而被家人及时发现,抢救脱险。出院后,多年仍需要年迈父母的陪伴照顾。

8,陈宁,男,30岁受伤,中国地质管理学院干部学院。 1989年6月3号夜间,在木樨地居民楼第二十九幢的花坛后,他被流弹击碎双膝。经北京市积水潭医院抢救,做了两次手术,两年后才稍微恢复步行能力。不料遭遇“秋后算帐”,被所在单位清查,停职停课,还给予党纪处分。

10,王天军,男,28岁受伤,职业不详。

11,于之翰,男,30岁受伤,国家环保局政策研究室。 1989年6月3号夜间,他在木樨地中弹,伤及胯骨,导致瘸腿。因不堪其单位的清查迫害,不久即辞职,赴特区深圳工作。

12,徐阳成,男,40岁受伤,职业不详,受伤前已离职。 1989年6月3号夜间,在木樨地,他的腿部中弹,后遗骨髓炎,必须每天在药桶中浸泡数小时。多年无法摆脱病痛和生活窘境,靠妻子和母亲的微薄收入维持基本温饱。

13,李克勤,男,二十岁受伤,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代培摄影班学员。 1989年6月3日夜间,在不明地点,​​身中两弹,伤痛多年,现已治愈。

14,孔立新,男,受伤时年龄不详。北京理工大学机械工程系教师。 1989年6月3号夜间,在木樨地,他被一颗子弹击中小腿,经救治,留下半尺多长的骇人伤疤。

15,陈军,男,19岁受伤。个人情况不详。

1989年6月4号清晨约6点,他随示威学生队伍从天安门广场撤离,途经六部口时,与另一位推着自行车的博士研究生相遇,正边交谈边走路,对准坦克却突然拐弯撞来,两人躲闪不及,被双双轧倒。经拼力挣扎,他的股盆粉,血浆如泥,却捡得一命;而他的同伴当即死于非命。

17,程纯正,男,20岁受伤,山西省太原财经学院学生。 1989年6月3号夜间,在西单一带,他被子弹击中大腿,送北京市积水潭医院救治。由于母校拒付医疗费,他被困在医院近11个月。稍后,又被开除学籍。

18,刘保东,男,20岁受伤,河北省保定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学生。 1989年6月3号夜间,在南池子一带,在戒严部队的扫射中,他被击中大腿根,伤势严重,送北京市积水潭医院,医护人员竭尽全力才保住他的腿。由于母校拒付医疗费,他被困医院十个月。稍后,被开除学籍。

1989年6月4号凌晨1点20分,在西单西绒线胡同,遭遇戒严部队杀戮战斗,19,齐志勇,男,33岁受伤,原北京市城建六公司六级油工,后离职,成为个体户。 ,,两条大腿同时中枪。经北京市宣武医院救治,左腿锯掉,成为挟双拐活动的残疾人。因公开站出来,接受西方记者采访,控诉参加杀人,而一再遭到警察的抓捕和软禁。

1989年6月6号下午3点钟左右,他放学回家,经过木樨地地铁口,遭遇戒严部队坦克上的机枪扫射,20岁,不愿透露姓名,男,12岁受伤,小学生,北京人。他应声倒地,被击中小腹和左上方。乱兵大吼大叫,喝令人群戒不得靠近。他躺在地上半个多小时,血流如注。战车远去后,大伙儿急送复兴医院,挽救一命。可他的脾脏和一个肾脏却被摘除,肋骨也挫伤,从此残废了。

21,不愿透露姓名和年龄,男,医生,吉林省延边市人。 1989年6月4号前,来北京市妇产医院实习,因投入爱国的街头政治,从6月4号起,被关押在中山公园20余天,遭到多次殴打,右手致残,再也无法做医生。他后来回到老家,近况不详。

22,不愿透露姓名,男,20岁受伤,大学生,浙江金华人。 1989年6月4号后,被抓捕,关押在北京市秦城监狱数月,因绝望,精神失常。

23,不愿透露姓名,男,20岁受伤,职员,北京人。 1989年6月6号夜间,与弟弟王争胜和安基等人出行,突然遭遇戒严部队杀戮。他虽中弹,却死里逃生。住院半年,做了两次手术,至今心有余悸。

24,不愿透露姓名和年龄,男,职员,北京人。 1989年6月6号夜间,与王争胜和安基等人出行,突然遭遇戒严部队杀戮。他虽腹部中枪,也同上一位一样,死里逃生。住院一个月,没留后遗症。

26,不愿透露姓名,男,20余岁受伤,个体户,北京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在不明地点,​​大腿被乱枪射中,经过手术,基本痊愈。可5年后旧伤复发,无钱医治,拖一天算一天。

27,不愿透露姓名,男,20余受伤,大学生,武汉市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在不明地点,​​小腿中枪,做过两次手术,一直没复原。 1993年年底再次大手术,至今不能干重活儿。

28,不愿透露姓名,男,32岁受伤,实验员,北京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在北京西单附近,被国际禁用的达姆弹击中,右腿骨折,坐骨神经炸裂,经抢救活命,却后遗骨髓炎。经多所医院治疗,数年不愈。先后手术6次,安装了钢筋支架,仍然行动不便。

29,不愿透露姓名,男,约20岁受伤,大学生,福州人。 1989年6月5号白天,他在北京市广播学校大门口遛达,被戒严部队坦克歇斯底里的扫射命中屁股,己治愈,却变成了瘸子。

30,不愿透露姓名和年龄,男,职员,北京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在木樨地桥北500米左右,他的右脚踝中弹,经救治痊愈。

31,不愿透露姓名,男,34岁受伤,销售部经理,北京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在六部口附近,遭遇戒严部队杀戮,大量群众倒毙。他在抢救伤员时,大腿中枪,粉碎性骨折。经救治,后遗骨髓炎。多方求医,先后住院两年,现在腿部安装钢架,行动非常吃力。

32,不愿透露姓名,男,28岁受伤,某公司汽车司机,北京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2时,在西单附近,一颗子弹从他的后背脊椎旁穿过,伤及肝和肺,经北京市宣武医院救治半月,出院,不料二度感染,二度入院。因单位拒绝报销,巨额医疗费几乎让他倾家荡产。

33,不愿透露姓名,男,45岁受伤,个体户,北京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在阜成门遭遇戒严部队杀戮,他被两颗子弹分别击中两腿,右腿膝盖被粉碎,造成终身残疾。在送往北京市宣武医院途中,同车有个20岁左右的男青年,左胸中弹,夭折在他的旁边。

35,不愿透露姓名,男,32岁受伤,职员,北京人。1989年6月3号夜间,在六部口附近,被戒严部队袭击,在一阵阵扫射中,他随逃命的大流,刚从即面钻入胡同口,却不幸被乱枪击中右头顶,脑盖骨顿时粉碎。当即送北医三院抢救,住院大半年,大手术无数次,居然活过来,思维也正常。但半身不遂,,左臂不能抬起,左腿迈步吃力。

1989年6月3号午夜11点左右,在军事博物馆附近,遭遇杀害,他的小腹被国际补充的达姆弹命中,肠子。36,不愿透露姓名,男,39岁受伤,记者,北京人。当时一派忙乱,医护人员见他血肉模糊,以为已经死掉,就直接扔尸体堆里。后来有人路过,听见呻吟,才重新扒拉出来,转送海淀医院抢救。先后动了3次大手术,于1990年底伤愈出院。却一再遭到警察盘问和清查。

37,不愿透露姓名,男,27岁受伤,失业人员。 1989年6月4号凌晨,他在不明地点,​​骨盆中弹。送北京市宣武医院救治,起死回生,弹头至今没有取出。

38,男,不愿透露任何个人资料。

39,不愿透露姓名和年龄,男,副总编辑,北京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他在不明地点中枪,久治不愈。还被本单位清查,虽未撤职,但已无职权。

40,不愿透露姓名,男,20余岁受伤,职员,北京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他在不明地点受伤,右臂截肢,终身残疾。

41,不愿透露姓名,男,20余岁受伤,大学生,北京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他随示威学生长队从天安门广场撤出,路过六部口,被狂奔的坦克碾轧,胸部骨折,经抢救存活。

42,不愿透露姓名,男,20余岁受伤,大学生,北京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他随示威学生长队从天安门广场撤出,路过六部口,被狂奔的坦克碾成重伤,经抢救存活。

43,不愿透露姓名,男,20余岁受伤,大学生,北京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在天安门附近遭遇杀戮,他的腹部中枪,经抢救存活。

44,不愿透露姓名和年龄,男,大学生,北京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他随示威学生长队从天安门广场撤出,路过六部口,被狂奔的坦克碾成重伤,经抢救存活。

45,不愿透露姓名,男,18岁受伤,技术工人,北京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在不明地点,​​腿部中枪,久治不愈。细节不详。

46,不愿透露姓名和年龄,男,天津人。

47,不愿透露姓名,男,15岁受伤,中学生,北京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在不明地点,​​一条腿中枪,曾经久治不愈,细节不详。

48,不愿透露姓名,男,21岁受伤,工人,北京人。1989年6月4号凌晨,在天安门西观礼台南面马路上遭遇杀害,他随大流逃命,被一颗流弹命中,从后来被送入广场中心一大辆抢救,车内约有40多名伤员,有的已死,有的奄奄一息,都是在广场周围中枪的。

49,不愿透露姓名,男,30岁受伤,工人。 1989年6月4号凌晨,在前门肯德基快餐店附近遭遇杀戮,不幸中枪,左腿留下多个弹孔。

#References

List of the Names of Forty-nine People Wounded and Disabled in the Tiananmen Massac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