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检疫中心内,人们等待着希望,等待着

  • 4分钟阅读
  • 2020年3月27日
大拇指后

张的临时住所位于武汉市湖北大学,武汉市是中国中部湖北省的城市,去年年底开始发生COVID-19流行病,是该市300多个此类场所中最大的。其中,许多大学和职业学院的宿舍以及空置的旅馆已成为隔离区,以应对城市中大量感染或可能感染的人。

2020年3月13日,在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宿舍的检疫中心内,人们沿着他们的房间在画廊外休息。赵迪/中国青年报

随着病毒在中国的传播速度放慢,该国仍在处理成千上万从COVID-19中康复的人。这些患者以及可能感染的人需要经过强制性的两周观察期,以确保他们没有病毒。武汉的隔离区目前仍可容纳约20,000人。它们无症状后就出院,并且在间隔24小时进行的两次连续检查中冠状病毒测试均为阴性。

张和她的丈夫首次被诊断出COVID-19后,他们被送进了一家所谓的庇护所医院,这是武汉为应对迅速增加的感染而建立的临时医疗体系的另一部分。 (与这个故事中的所有患者一样,张先生出于隐私考虑而要求使用化名)。在这些临时医疗机构中治疗患有COVID-19症状较轻的人,以便将病床留在病床上。

当症状减轻后,张和她的丈夫成为湖北大学宿舍中的1300名患者中的两名,每名患者都有各自的房间以防止更多感染。这对夫妻住在同一层楼上,只有当他们离开房间(戴上口罩)吃饭时,或者当他们收集热水时,他们才能见面。有时,他们可以在走廊上聊天几分钟。对于张某来说,这是一个激动的时刻,他的父母也被感染了。此后,她的母亲死于COVID-19,而父亲则因严重症状住院。

67岁的刘爱芬是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学生宿舍中进行隔离的数百人之一。在她到达之前,工作人员已经准备了日常必需品:牙膏,牙刷,拖鞋,脸盆,肥皂。

2020年2月27日,一个人在设在湖北省武汉市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宿舍的检疫中心进行观察练习。赵迪/中国青年报

刘让她,丈夫,儿子和son妇都感染了新的冠状病毒,对亲朋好友隐瞒了一切。她不想担心他们,但她也担心人们会如何反应。到达检疫中心后,刘与一个未经检测呈阳性但仍被观察到的人进行了交谈,因为他与感染者很近。在刘告诉他被感染后,他立即改变了态度,匆匆离开。这使刘女士决定,她出院返回家园后,在今年剩余的时间里不会再见到任何亲朋好友。

3月17日,政府宣布,自疫情爆发以来,湖北省的可疑感染总数首次达到零。尽管仍然有人担心“沉默的携带者”会传播病毒,即没有显示任何症状的被冠状病毒感染的人,但重灾区恢复正常状态似乎已接近。周二,政府宣布,武汉和全省其他城市长达两个月的禁售期将分别从4月8日和3月25日开始放宽。

2020年3月13日,一名准备出院的男子在湖北省武汉市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宿舍中建立的检疫中心提着行李。赵迪/中国青年报

(图片标题:人们在2020年3月14日在湖北省武汉市湖北大学宿舍内设立的检疫中心的一扇锁着门的外面望出去。赵迪/中国青年报)

#参考

在武汉检疫中心内,人们在等待,希望与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