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资源既驱动又限制了中国推动自动化的步伐

  • 7分钟阅读
  • 2020年3月27日
大拇指后

本文是斯坦福-新美国DigiChina项目的一部分’第二份特别报告《人工智能政策与中国II:道德,治理和战略》。 *要查看本系列的其他文章并访问有关AI政策和中国的更多资源,请访问*特别报告’s homepage .

对于中国政府规划人员来说,人工智能(AI)和自动化的最重要作用之一就是应对劳动力市场迫在眉睫的挑战。经过近四十年的一胎化政策,中国的老龄化人口正在增长,而适龄工作的人口(15-64岁)正在减少。当劳动力充裕时,工资很低,有助于推动该国的快速经济增长。

“但人口红利在2016年开始消失,”中国东部浙江省44岁的工厂老板沉凯凯在接受采访时说。他的业务是制造柴油发电机配件并将其出口到整个东南亚(主要是东南亚)。 2016年,中国工厂工人的平均小时工资达到3.60美元,比2011年提高了64%。沉先生现在向250名工人写工资。但是,即使随着工资的上涨,沉也在努力寻找新员工。

对于沉先生和许多其他雇主而言,在成本上涨和劳动力短缺的情况下努力寻找工人,自动化是合乎逻辑的下一步。一旦经济触手可及,功能越来越强大的工业机器人在执行精确动作方面也将比工人更好。

这种转变受到中国政府计划者的青睐。例如,《中国制造2025战略计划》(2015年中国制造业未来发展路线图)强调了所谓的“智能制造”,这是中国应对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和国内经济减速挑战的主要优先事项和必要性。 。 《中国制造2025》成为美国和欧洲各国政府的主要争论点,因为它旨在为战略产业中的中国国内生产商赢得市场份额。但是该计划和其他中国政策思想也显示出对适应不断变化的内部市场条件的担忧,向更自动化的经济过渡也面临着人力资源挑战。

在国际上,对自动化程度提高的一个主要关注是自动化技术有可能取代整个工作类别,从而导致失业水平的不稳定。这也是一些中国人的担忧,但并非所有人都抱有这样的悲观情绪。 “在中国,不存在由工业机器人引起的失业担忧,” Jenvei Technology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周硕鹏说。JenveiTechnology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在线教育平台,同时也是与课程相关的自动化设备的销售代理。在创办公司之前,他在工业机器人研发领域花费了十五年的时间。

从周的角度来看,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一代是大规模部署自动化制造的基础。 2018年,中国的高等教育入学率为48.1%,而20年前为9.8%。周在短信中说:“劳动年龄的人们将能够以更有效的方式参与我们的国家建设。”

沈氏工厂也没有裁员。他说,当他采用替代人类的新型自动化设备时,他总是对流离失所的员工进行培训和安排其他工作,因为这经常会导致劳动力短缺。他可能会使用它们来开设新的生产线。 “就像,如果我以前需要10个人做某事,而现在只需要5个人,我将让这5个人为我做其他事情。”

不过,人们仍然担心自动化对工人的影响。 2016年,有关电子组装巨头富士康“用机器人代替60,000名工人”的消息引起了公众关注。随着自动化技术的迅速普及,该公司的一家工厂在三年内将员工人数从11,000人减少到5,000人。但是,后续报告显示,工人数量的减少与其说是自动化,不如说是对薪资的期望,更多的是年轻一代对沉闷的工厂生活的兴趣在减少。现实是,即使有了工业机器人,富士康仍然需要比以前更多的工人。

不过,中国尚未发生由自动化引发的大规模失业这一事实,并不意味着将来也不会发生。国务院的官方文件(如国务院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计划》)已表明了这一点。该国仍处于工业转型的早期阶段。 Shen Kaikai承认他不需要解雇任何人,因为他向自动化过渡的过程很慢,预算有限且范围很小。这意味着可以将流离失所工人的数量控制在其他位置。在更快,更彻底的过渡中,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

2)高科技人才也缺乏

教育是保护工人和防止普遍失业的一种工具。这也是培养成为经理,技术员,工程师或科学家所需的人才的关键,这些工作对于操作,维护,研究和开发基于AI的工业技术至关重要。对实现智能自动化的这些熟练工人既是迫切的需求,又是稀缺的。

“人才是根本”被列为“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指导思想”之一。因此,政府文件强调人才开发以实现广泛的目标,例如中国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MHRSS)以及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2017年《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 (工信部)。

该准则详细说明了到2020年目标的制造人才库的理想形状:“制造从业人员应平均接受11年的教育,受高等教育的人比例应达到22%,高技能人才应占28%。所有技术工人,以及R&D人员应占所有从业人员的6%。”

周说,参加公司在线课程的大多数人受过高等教育。大约40%是研究生或实验室研究人员,而50%是已经在自动化行业中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对于那些受教育程度有限的人,也有一些资源可以使他们为自动化做准备。例如,对工业机器人技术人员的需求很高。据工信部称,到今年,中国将采用超过100万台工业机器人,成功运作将需要20万多名从业人员。去年4月,MHRSS宣布工业机器人操作员和维护人员是新的正式职位类别。

但是课堂课程与现场实践之间的差距不仅存在于高等教育中,而且存在于职业培训中。在中国颇受欢迎的在线论坛百度铁霸上,有关工业机器人的讨论活跃。此子论坛有3.2万名网民,其中已有57,000多个职位。在题为“朋友,不要被职业学校愚弄”的一幅画中,海报抱怨学校所教的内容与工厂实际发生的情况相去甚远,并且为了加快完成速度,他们过多地浓缩了教学内容,因为速度是他们的卖点之一。职位感叹学校可能承诺提供有保证的工作,但实际上,他们只提供招聘线索,薪水通常低于广告中的价格。张贴者说,他们失业的第一份工作每月只付4,000元人民币(560美元)。

政府的战略计划希望像沉氏这样的公司可以通过升级机器来生产高端产品。但实际上,使产品“高端”的关键因素不一定是工业机器人的智能程度,而是研究人员,科学家和工程师是否实施了突破性的创新。据沈先生所见,中国一直是短视的,未能营造一个友好而令人鼓舞的环境,培养了世界一流的科学家。他说:“大多数人不再想进行研究。” “他们宁愿在金融行业工作或成为演员,这样他们就可以赚更多的钱。”

#参考

人力资源既驱动又限制了中国推动自动化的步伐